姬羽夏

欲買桂花同載酒

见诸报端【数语】

一直觉得两个人在报纸上交流这件事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想看语文叫数学教授

通常来说,校报的使用价值非常高,学生们都致力于源源不断的开发新用途,例如折纸,打草稿,擦玻璃,发泄情绪等,阅读价值……抱歉,是最低的。

故而当发现新一期校报被哄抢干净时,语文先生表示受到了惊吓。

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

其实平心而论,语文的好奇心挺弱的,生性淡泊是一方面,而且他还记得物理以前提过, 有只猫就是因为好奇心太强才被他的一位奥地利学生抓去做了实验。但非常不巧的事,语文对报纸这件东西有着某种执念,所以他思考了三秒钟之后,便转路去政治办公室要初稿了。途中想起那只著名的猫逝世后被物理央生物做成标本后至今还供在物理实验室,觉得该衔蝉也也是名垂青史了,在心中默默的给他诵了一段太史公书。

见到政治以后发现气氛有些诡异,尚未开口,便被那人一推眼镜似笑非笑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趟。语文有点莫名,  抿了口新上的热茶笑了声,“某最近没犯什么原则性错误吧?”政治扣了扣桌面答非所问,“今年头一批雨花茶,如何?”“嗯?”政治懒得多讲,从左手边一摞文书中抽出一沓递了过去。

校报前几页的行政自是例行公事,后半部分的创作也是中规中矩,语文一气儿翻到最后一页,才赫然发现优秀作品一栏中竟登了一首长诗。因着某些“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之类的规定,语文在当代看到对胃口的诗的几率下降了不少,现代诗都难得,更遑论古体。但这首《致一九一二》却是傲骨铮铮柔情并存,遣词造句间的讲究全依了语文的喜好,差不多都是他自己教出来的。

署名双字,九章。

政治慢条斯理的声音传过来,“供稿人的原话是’金陵旧事’,你在我这儿是没犯什么原则性错误,搁他那儿我可就不清楚了。”

当语文踏进自家玄关的时候,发现自己喝惯的云雾茶刚出茶色,正宜入口,茶桌边的数学先生则理了一叠泛黄的旧报纸在翻看,闻声抬头时是他看过了许多年的温和微笑。

于是语文先生也笑起来,一边把脱下的风衣挂好一边开口调笑,“教授,文采不错啊。”数学温声接道:“劳君亲授,岂敢轻之。”回答得镇定,神色却带了微微赧然。他手中报纸平整,着一身半旧的中式对襟家居服,沉静眉目与千年前别无二致,使得语文再次感叹比起自己,或许他才更符合传统中对君子的定义。“真是难为阁下记得啊。”语文翻了翻那一沓报纸,《大道报》《南京晚报》《南京人报》,皆是1912年南京的时报,首页清楚地印了当年的年份,民国元年。

新的时代总是会带来新的气象,那会儿语文披了个“九丘”的马甲在好几家报纸上发文,虽从不涉政界,也因文风犀利被不少人暗中扎过小人,被历史请去喝过茶才收敛了一些。彼时时局动荡,他们都没有在南京待很久,临行那天语文在车站特意买了份当日的报纸塞给数学,附在他耳边开玩笑:“记得保存好啊教授,所谓见诸报端,便是报上都记了您的丰神俊朗呐。”没等他反应过来,语文便闪出那节车厢,只留下那张登了九章先生献给爱人的诗的报纸和暗自耳根发红的数学先生,心想读者们看到这篇文风与往日迥异的诗不知要多震惊。只是时移世易,当他们再次踏足南京时,当年的报纸已陆续停印,这件事也就渐渐被当下的时光湮没,直到热爱收藏的历史无意中翻出当年的报纸,才给它续了新章。“那孩子太毒舌了,还是交给你顺心一些,哦对了正好校报空了个板块,你要不要顺便也投篇文?”历史先生如是说。

语文把茶杯捧在手里捂了半晌,突然开口,“今年的雨花茶上市了。”数学一愣。“钟山的梅花大概已经开了。”“唔……”“鸭子和汤包也很久没吃了。”数学先生笑意浮现,“那么……”话没说完就被打断,语文向他伸出手来,“是否有幸得邀君重游金陵?”数学也伸出手,却没有搭上他的掌心,而是反手握住,“求之不得。”

“而且现在报业这么发达,限制少多了,要是还不满意,我给你办一份私人的呀~”

(同学们抢报纸看中的是恋情啊!不然你以为是文笔吗(。)

求评 (●°u°●)​ 」

祝  @数💰喂🐦的清商 同学生日快乐!
非常开心能给您庆祝相识的第二个生日,也非常惊讶地发现好像一下子就到了另一个冬月。
这非常符合您给我的印象,凉到清寒的温度,同时,您文中的香草气息也仿佛一直在鼻尖萦绕不散,两者结合成了一种美好的味道。这听起来大概像在描述一款性冷淡风的香水,但在我的想象中,这是一种非常惊艳的感觉。
就像看文时思维被撞击的感觉一样。
您的梗简直是长在我的萌点上啊啊啊!看起来简直不要太爽,全程亢奋是标配。n刷也能扒出来各种好玩的点,而且看一篇可以填一次文常~
我作为一个只会尖叫和磕粮的辣鸡,总感觉您看我是只透明😭,冒昧借此,望  @数💰喂🐦的清商 新岁平安,万事胜意。特别:学业顺遂!
  @数💰喂🐦的清商 这么多次,希望您看到之后可以给一个收信地址鸭⊙▽⊙,mua~

君子之交十五题

如果有人写的话希望@一下呀(好的我知道没有)

1、遥闻芳烈

2、雪夜前访

3、不辞山路远

4、锦书谁寄

5、棋逢对手

6、闻弦知意

7、聊赠一枝春

8、并辔策马

9、国运相托

10、落花时节又逢君

11、对酒当歌

12、煮茶赌书

13、共志山河

14、不懂之人何需言

15、破琴绝弦谢知音


旧梦【数语】

      月上中天的时候,语文从深眠中转醒过来,因为刚结束了一个梦境,所以他还有些恍惚。好在柔软的被褥给了他安慰,指尖的触感温柔清晰地提醒他此刻的所在是新时代的中国,而并非梦境中19世纪的英国伦敦。

    语文在黑暗中闭了会儿眼,慢慢地撑起身来叹了口气,梦中的烟雾仿佛还缠绕在手腕上。他使劲压了压太阳穴,心知这次难得的旧梦是因为几小时前的英国文物展。票是英语塞给他的,妆容精致的娇媚姑娘说话时拉长了声音,“拜托啦亲爱的,赚点外快不容易啊,来,They belong to you and your husband.”他刚在婉拒和纠正她称呼两个想法中犹豫了一下,女孩就踩着四吋的高跟鞋哒哒哒得跑远了。语文看着手里的票犹豫再三,到底还是收拾前往,为什么要去呢?他捂着眼睛静静地想,大概是那段记忆太过纷杂绚丽,令人不想记起也不愿遗忘。

19世纪前往游学,是语文第一次踏上那片大陆,过去几千年里被笼统称呼为夷国的国家,在眼前真实地展现出与华夏完全不同的风情。彼时坚船利炮轰开国门,学科们意识到中西文化结合的重要,他便来到当时盛名的日不落帝国,开始择优为鉴。英国国都向来多雨,语文虽习惯江南细雨,乍来时仍觉得水汽透骨。英语说他穿着铅灰长风衣,随意扎着长发,清清冷冷持伞回眸的样子就像水墨画一样好看,但他那时却觉得用水墨画西洋景就像油画的莲花一样,再好看也是不合时宜。

所以还是国力强盛才有底气啊,后来语文回想起来再次感叹。但在当时,他确实是有些厌世情绪的,哪怕活过了上千年也拯救不了那颗文人心(数学语)。但毕竟身为一国文脉,再不爽该担的责任也要他担,东西文化多有不同,研究起来虽然颇有乐趣但也是当真费神,想起一次与历史泛舟重游苏子赤壁,对文赌酒时素来严正的男子擎着铜樽笑赞他才思倾国,只觉得恍如隔世。

“……每至卷帙劳心,即生莼鲈之思,来日国安,必邀君共游太湖。”他在给数学的信里这样写道。那时语文正学了一手极其漂亮的花体,时常给朋友们写信,但每次致书数学,总要磨墨铺纸,一笔瘦金嶙嶙峋峋。信纸沾了雾都的水汽,没有从前那么挺括,却依旧被人仔细地封入信封。那时数学正在德国,每次收信时看到火漆印旁“亲启”两个汉字就知道是谁寄的。

太多未曾见过的事物在短时间内大量涌入,热闹得很,白玫瑰,下午茶,少女们华丽的裙子,他身处其中谈笑自若,却感觉与四周隔了一层无形的帷帐,日后回想起来也总觉得恍惚,干脆自己封存起了这段记忆,这次倒是借着那展一股脑翻了出来。语文先生揉着额对自己的记忆力表示无奈,却冷不防被人搂了腰。睡在他身边的人跟着坐起来,把他拢进怀里拍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是想起那段时间了吗?”“嗯?”语文抬了抬眉,便听到了数学沉沉静静的声音,“去看展的时候就知道你得再忆一次往昔。”语文毫不在意地轻轻笑,“天性如此啊,烦阁下多担待了。”尾音散去后一片静谧,就在语文扒着人迷迷糊糊又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数学蹭在他耳边低声笑,“我记得先生那时邀我游湖,至今仍未履约,不知还有效吗?”于是语文也跟着笑起来,“其诺必践。”

求评求评~

收到了莫老师的本子啊嗷嗷嗷!(*^▽^)/★*☆真是太美貌了!冒昧 @莫忘酌 表白!
因为是追的第一篇连载所以意义非同寻常,看到出印的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得到的过程却非常曲折。发了好多次也一直没找到代购小姐姐,本来都放弃了,结果意外地发现有个妹子多入了一本,当时简直太惊喜了啊!
文章写得非常棒,是我心中的策瑜了555,两位太好了啊,让人相信他们依旧在江东策马。(语言贫乏ing)
最后再次表白,莫老师写得文好棒!策瑜好棒!mua!

生物敏感部位十五题

均脑补,无科学依据

后半部分为神奇生物,请谨慎食用

1、猫咪翻出来的白肚皮

2、狗子柔软的爪爪垫

3、松鼠蓬开的大尾巴

4、蝴蝶颤颤的触角

5、兔子耳朵光洁的内部

6、老虎抬起的下颌

7、梅花鹿角的根部

8、人类少女的大腿内侧

9、天使的软绒绒的翅膀根

10、人鱼尾部鳞片下紧闭的腔口

11、龙脊的神经

12、独角兽的蹄子意外的敏感

13、堕天使的脚踝

14、神明的唇和眼尾

15、魅魔全身


我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归否

各个朝代的集合,求勿深究,深究勿揍

  @曦澄深夜六十分 

京郊十里,长亭之上,江澄独自倚着亭柱抱臂远眺。不过入秋过半,城中犹有夏日葱茏,郊区却已现颓势,一眼望去大片的野草枯黄了大半,只有根部顽强地留了一点儿绿意,更显得萧瑟。此时已至金乌西坠之时,熔金般的日光毫不吝啬地倾泻下来,摇摇摆摆绵延至天际的蒿草和驿道都被淹没,虽非农家,这景倒也不愧金秋一词,只是四周极静,苍茫得很。夕阳总是热情得几乎灼人眼目,江澄眯着眼睛执着地注视驿道尽头,还算温和的日光笼着他全身,袖底却是冰凉,可见已是站了不少时候。夕阳耀眼却短暂,须臾便沉了一半,天色渐渐昏暗,眼见要误了关城门的时辰,他才解了马绳,上马后不死心地回头又看了一眼,依旧是只见杂草侵道,不见马蹄扬尘。

搁十年前,若是有人说江小少爷喜欢故人西辞劝君尽酒之类的诗,一定会有人露出了然的眼神,“这位兄台是初次进京吧?”那时京中人尽皆知,江家的小少爷江澄江晚吟杏眸紫袍,神姿矜傲,性子更是极肖其母,十足的意气,平生最爱“我本楚狂人”的豪气,认为虽算是送别,也得有天涯若比邻的豁然才行。入宫陪读时初次面圣,几番问答下来便让皇上定下了日后的廷尉。掌刑司法,断狱绝疑,世人都觉得今上真是识人善任,只有太常卿大人笑道,晚吟明明去做太史令才最合适,还有空闲与我论书对弈。彼时江澄正忙着移文书堆成的山,闻言摸了颗糖冲他砸过去,气道;“蓝曦臣你少跟我搁这儿炫耀,公务少了不起啊,老子这叫鞠躬尽瘁!”蓝曦臣笑吟吟地一抬手接了糖,剥了放嘴里,正是最喜欢的松子糖,笑意便又深了几分,“真是劳烦晚吟费心了。”江澄不耐烦地啧了声,“闲了多吃东西少说话。”话音未落手边便被递了盏云雾茶,温温润润刚适合入口的温度。

当时,他们又觉得会一直这样下去,足倾才智的位置,相知相许的爱人,一切都是那样好,平静又温暖的时光,过起来觉得长得看不见尽头,日后回首,却又觉得只是弹指一瞬。

当边境都尉叛敌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面对天子震怒,只有少数人敢于指出其中疑点,听闻掌司宗庙礼仪的太常卿毫不犹豫地叩于丹陛,江澄实在是一点也不意外。蓝家簪缨世家,嫡公子自是幼习君子之德,只是日后怕是难料了。他盯着手中书册,突然有点恍惚,不过是一次因病不朝,竟有如此变故。书中批注俱是蓝曦臣所书,蓝家楷体闻名天下,但与江澄在一起时,蓝曦臣却总写行书,笑言此为可不拘束之意。江澄合了书,沉思半晌,提笔上奏。

转日谕旨下达,言太常卿失仪,令迁岭南。同日,廷尉上书请辞,不允,外放云梦。

蓝曦臣走后,江澄每日必去长亭待上几个时辰,直到他离京最后一日。再看“天涯若比邻”开始觉得刺心,往日颇为不喜的诗句倒是能读出意味。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他一个人写了很多遍,又独自烧掉,只在信中留下往日习惯的文字,但其间的心绪却被极为细心的收信人看出端倪。

再一个秋日,京中遥遥传来廷尉平反的消息,与归京诏令同时到的,是一年来已极为熟悉信笺,拆开来,其上一笔行书风姿俊秀。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夜航船

总感觉每一篇千古横绝的文字都是世间天地精华所育

(夏天写这篇真热啊

围炉夜话的关键词

@曦澄深夜六十分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枫桥夜泊》

 

“所以说你们这儿的一片景成了精怪?”江澄倚在船舷边撑着额角抬头。 “具体来说,是因为此地灵气所钟,与张懿孙的诗又得了多年文人遥敬,二者结合凝成了灵体。”蓝曦臣燃好了暖炉推到人身边,也学他倚着船舷,支了颐含着笑意说道,“诗文成灵虽不罕有,世人可见的却不多,晚吟今次便算是陪涣来见识见识罢。”江澄哼了一声,“泽芜君要人相陪,哪次慢待了不成?”蓝曦臣倒是颇认真地同他算道,“可以往多是正事啊。”这倒是实话,两人寻常共同出行时多为夜猎巡视,单纯出游确是少有,故而江澄闻言只是挑了眉,把手里的青瓷茶盏递了过去。蓝曦臣素精茶道,一揭盖便知是云梦上好的松峰茶,因已至冬季茶有些老,便煮了些梅英进去,更添了几分香气。他抿了几口,再启唇时声音越发温温润润,“夜深人静,好在水上无人不至扰了他人安眠,不如说说话?”江澄往暖炉边靠了靠,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安谧慵然,“那说说你想见的这个诗灵好了。”蓝曦臣想了想,慢慢开口,“三个月前,蓝家几个小辈来附近的枫桥镇上落脚时听镇上百姓闲谈时得知的,说是在月夜有时会见到一位仙气缥缈的姑娘,着月白长裙,梳双髻,在河面上漫步,时常眺望远山月色,偶尔寒山寺中的钟锤也会自行撞击金钟传出钟声,不过因为她并不伤人,偶尔还会给不归的渔船掌灯,所以居民并不曾向云深不知处求助。我听闻后翻了些典籍,方知大约是诗篇成灵,便想来碰碰运气,能交谈一二也是好的。”江澄听完默了一默,心说这种事也只有你们家才这么有兴致了,不过还是饶有兴趣地开口,“这种灵是天地生成,假以时日大概会成圣吧。”蓝曦臣应道,“许是会主文脉吧,若有机缘倒真希望能多见见。”

两人闲谈半晌,不觉月已至中天,河上雾气渐起,四下看去,岸边零星的几盏灯火也影影绰绰。船上先前点着的暖炉悄悄凉了下来,蓝曦臣抬手给江澄拢了拢微散的领口又顺便揽着人蹭了蹭额,笑道,“今日大约无缘见了,先歇息可好?”江澄已有些困意,只是抵在他肩上低低地嗯了一声。两人进了船篷,就在将要入眠之际,不远处的寒山寺中似是悠悠荡开了一声钟鸣,距船不远处也响起了轻微的哗啦一声,仿佛有人曳着裙摆踏水而过。

来自 @高冷禽兽攻言徴 的礼物~~~
非常漂亮的耳夹,红色的小柿子晃来晃去萌萌哒,活泼又热闹。
更重要的是,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份“跨越次元而来”的惊喜,真的非常感谢呐,😘~